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春宵一刻值千金,你赔的起么?”

    春……春宵?!

    慕珏面色通红,感觉眼角眉梢都被热气蒸腾着,不用看也知道,自己肯定像一只煮熟的虾,从头红到尾。

    “首长好!对不住啊,这是我们新来的小妹子,很多规矩还不知道呢,首长别介意哈。”

    旁边的一年纪大点儿的警察一脸谄媚的过来说。那军车的车牌一看就来头不小,可不能被这二愣子捅出事儿来,出事儿了,自己可兜不住。先保住自己再说,别到时候功没立上,还把自己给桶没顶儿了。

    楚祁摆出一副臭屁样儿,看的人直想抽他,说,“既然是新来的,那就好好教导以后再上岗。不过,作为一个合格的军人,我要配合你们。”

    说完拿过酒精测试仪就往里吹。

    慕珏刚想阻止,等看到测试结果,她心里默默给楚祁竖了个大拇指,暗暗说一句,楚霸王,就是牛!

    明明就是喝了酒的人,可测试结果显示的就是正常!

    “我去!被他耍了!”女警察的自以为小声嘀咕,但四人都听的清清楚楚。另一男交警听后腰弯的更低了,就差给楚祁磕一个了。只求旁边的二愣子别再出言不逊了,保命要紧。

    “楚首长,不好意思,打扰您了,是我们工作失误,您请。”

    我们伟大的楚首长唇一勾,脚底一用力,军车往前飚去。

    慕珏的心也随着情节的跌宕起伏七上八下的,现在总算是放回原位了。我去!楚大首长你这么拽,你妈知道么?你丫不会是被人悔婚刺激的狠了吧,自己不会是嫁了个精神病患者吧,上帝啊,您可别再玩儿我了,小的受不起哦^!

    经历了刚刚玄幻的一幕,在慕珏看来,楚祁的以前暖心小举动早已被吓的魂飞天外,现在她担心的是自己接下来的生活,她会不会被自己的一时脑抽的领证行为害的丢了小命!

    “现在后悔,晚了。”

    你怎么知道?!慕珏瞪大眼,敢情楚大首长还修炼过传说中的读心之术?

    “没你想的那么玄乎,我以前选修过犯罪心理学。”

    “你……你……我……”

    “回你家后收拾下你的随身用品,其他的不要拿。”

    呃……这意思是……?瞥了一眼她那张嘴瞪眼的呆萌样儿,楚祁心中一软,耐着性子和她解释,争取早点儿提高她令人捉急的智商。

    慕珏晕乎乎地行动着,待她再次清醒的时候,就站在了一豪华小区旁。靠!能装下楚霸王这么个牛逼哄哄的人物,这小区果然也不同凡响,一句话总结——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

    走在全北京城里最贵的小区的小道上,看着路边的小花儿小草愉悦的开放着,慕珏觉得头上的路灯设计貌似都比一般的要高级时尚不少。

    果然是一分钱一分货。

    楚祁打开门,一走进他家里,还没晃过神儿,楚祁就开启了总裁模式。

    “给,你的钥匙。左边是主卧,右手边是客房,这旁边儿是书房,再过去一间是杂物间,那是洗手间,最里边是厨房……”

    噼里啪啦一顿交代之后,看慕珏还没反应过来,楚祁微微笼了笼眉,问她,“不明白?”

    “明白……明白,楚祁,那个……咱们才刚认识,你确定你家的钥匙要交给我?咱俩,这就住一起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