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好你个楚思轩,你丫动作够快的哈!昨儿个刚悔婚,今儿个就带着新女友来示威,不就是报复自己昨天领证了么。看你能耍什么花样儿。

    “慕珏啊,新郎交代了,因为你是他大学同学,和你玩的好,就是冲着你才来的咱们公司,你可一定要拿下啊。慕珏,没看出来啊,楚家公子哥儿还跟你玩儿的好,不错不错。好好儿干,公司绝不会亏待你。同志,下午两点半,花样年华会所,不见不散,加油!”

    慕珏现在脑子里闪着的都是——楚思轩那货,报复行动开展的可够快的!拿着单子,慕珏脑子无比震惊地回到座位,对于同事们的羡慕嫉妒恨,她只当没看到。现在,她唯一想知道的就是楚思轩那货在整什么幺蛾子。

    傻坐在那里,她目无焦距,心里的小人儿在嘶吼:楚思轩,你丫能再幼稚一点儿么?可别让我瞧不起你!

    回过神,她在同事们的注目礼下作了几个深呼吸动作,告诉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就是——迎战前男友!

    下午,花样年华会所。

    小乐队在大厅里演奏着西方古典音乐,慕珏一进去,就看到了楚思轩那厮,脸上荡漾着春风得意的笑容,头发梳的一丝不苟,一身高端定制西装恰到好处的表现了他的长身玉立,手腕儿上的钻石金表能晃瞎那厮的狗眼。远远看过去,就给人一种人模狗样的强烈视觉冲击,明晃晃的“本少爷家里最不缺的就是钱”。

    偏头看向他旁边的新娘,慕珏今儿个可算见识到了什么叫做“闭月羞花,沉鱼落雁”。看到他的现任一副光彩照人的鲜嫩样儿,慕珏就觉得心里憋的慌。可仔细一看,总觉得这姑娘似乎与中国本土人儿不太一样。

    没有丝毫的寒暄,双方直接进入了今天的主题,商谈婚礼的相关事宜。楚思轩本以为能看见慕珏气的跳脚,可现在慕珏的表现气的他想跳脚,怄死自己个儿了。想他昨晚一回到家就找到自家太后,让她约见马家姑娘,答应立马和人家结婚,为的就是打击报复眼前该死的女人。为了尽快见到她那憋屈样儿,还特地去慕珏的婚庆公司,点名让她为自己筹办婚礼。现在一切剧情完全没按自己设想的来,真是气死他了!

    从新年说话开始,慕珏终于知道为什么觉得眼前的姑娘和本土特产姑娘不同了,因为眼前的姑娘每句话都夹杂着英语单词,显示着她的与众不同,把蓝猫淘气三千问演绎的淋漓尽致。

    “我的婚礼要表现出leo对我deeply的appreciate,因为他对我是love是atfirstsight,ontheotherhand,现场的花束我要lily,那种粉粉的lily哦。”

    我去!不装逼会死吗!慕珏心中默念金刚经,强忍着眼前的变态版蓝猫,笔用力的写下变态版蓝猫的要求——结婚会场要求粉色百合。

    变态版蓝猫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继续作死地装逼,提了一堆自认为浪漫的白痴要求。旁边的楚思轩脑抽一样地全程微笑,含情脉脉地看着变态版蓝猫。

    反观这边,慕珏面带微笑,言行举止依然十分优雅,可仔细一看就知道,她的笑容隐含着勉强,心里实际已经万马奔腾,混乱不堪。

    和楚思轩在一起四年,他对自己从来没有这么宠溺,可对这个变态版蓝猫竟然纵然的彻底,眼神温柔的能腻死人。纵然来的时候有过心理建设,可真真实实面对,心里还是难免被伤到。

    “萍萍,你刚从国外回来,不习惯用中文,可是总有那么些个人智商不那么高,英语水平自然就低下了,她不一定听得懂。”说着还已有所指地瞥了慕珏一眼。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