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除了殷妤之外,这里没有第二个女子。

    尚勤正要抹脖子,听到她发出声音,身体就像被十万伏特打中似的,剧烈颤抖起来。

    这是天医现身之后,第一次开口说话!

    她的声音宛如天籁般动听。

    仿佛温暖的阳光消融了寒冰,给人无穷的求生希望。

    尚勤当即涌出激动的泪水,呼呼喘着气,就像得了羊癫疯。

    与此同时,封九亘难以置信的扭过头。

    他没听错!

    殷妤竟然又开口说话了。

    而且,这次更加厉害,居然说了三个字!

    她觉醒法力了么?

    不……

    没有!

    她身上没有半点法力的波动啊!

    只是单纯的用意志力冲破了束缚。

    惊喜又落空了,封九亘的心情复杂到了极点。

    没有法力,却能做到这种地步……

    应该说,真不愧是他的女人么!

    既然这样,为什么还不觉醒呢!?

    封九亘气恼无比,对所有人寒声说道,“天医累了,今天到此为止。都散了吧,下下个月再来。”

    要等到下下个月?!!!

    一群人顿时失望。

    其实,已经有人在奇怪,为什么天医惜字如金,连一句话都不肯说,反而一直在用眼神和护卫交流。

    有什么难言之隐?

    当她终于说出三个字,他们的疑虑便打消了。

    天医实在太仁慈了。

    不枉等了那么多天啊!

    今日得见真容,果真风华绝代,倾城倾国!

    好吧,就算没请到,见了一面也该心满意足。

    这群人很快就接受了下下个月的事情,打定主意,届时一定还要来!

    车辇飞上天空,封九亘带着殷妤离开。

    殷妤成功的发出了一点声音,一颗心反而沉到了谷底。

    她看到了突破麻药束缚的希望,但是,为了救那个人,彻底暴露了好不好!

    封九亘肯定会给她加重剂量的!

    怎么办!?

    殷妤心里有点绝望。

    而且,她更发现,他变得怒气冲冲了。

    因为搅乱了他的游戏,生气了……

    殷妤的小心肝砰砰砰乱跳。

    他马上就要对她做过分的事情了……

    果然,有热气吹拂进耳朵里。

    “是我太小看你了。说啊,想怎么被我宠爱?”

    “再发出一点声音,让我听听!”

    封九亘气的发抖,一把扯碎殷妤身上的衣物,把她按在软塌上。

    梳理整齐的发丝变得凌乱。

    大片雪白的肌肤暴露在外。

    殷妤无所畏惧,静静的瞪着眼,等待即将到来的粗暴。

    越是这样,封九亘越发痛恨和痴迷。他快克制不住情绪了,大手伸进衣襟向下探去,

    突然!殷妤感到小腹有一点发热,好像有什么东西沿着腿往下流淌。

    完了……

    好像是大姨妈来了!

    在这个节骨眼上么?

    殷妤瞳孔一缩,有些慌乱起来,同时又暗暗庆幸。

    也好,这样一来,前几天统统都是安全期,再怎么折腾,也不会怀上宝宝的。

    软榻上的白虎皮被染红了一片。

    封九亘一见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能耐再大,也没办法操控这种事情啊!

    一天之内,已经两次了。

    明显不让他成事!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