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看着四周的混乱,让她知道,她是被绑架到了一废弃的厂房,脸被打的生疼。听这女人的话就知道,她这是被误会了,她这黑锅背的,太冤了!真是天降横祸,刚好砸自己头上,挡也挡不住。

    “安小姐,你应该误会了。我和唐生没有任何关系,更不可能是你想的那样,你要相信我。”

    她咽下嘴里的腥甜,忍着痛,耐心地解释着。可世上就是有那么一种人,她是为自己的思维是从,压根儿不会听别人说什么,别人的解释,在她听来都是狡辩,为自己的罪行所做的狡辩。

    很不幸,她目前遇到的这个人就是那种人。

    “臭女人,敢做不敢当。我最讨厌没有担当的女人了!你以为你不说我就问不出来道了?说,你是怎么勾搭上唐生的,什么时候勾搭的?”

    “啪!”

    话刚问完就又是一大嘴巴抽了上去。这力道,让慕珏疼的心里直抽抽。疯女人!

    “安小姐!我结婚了,唐生是昨天参加我和我老公喜宴上认识的,他是我老公的发小,我们没有任何关系,你冷静下行不?”

    这疯婆子真是疯了,要是自己行动自由,看她不抽她丫的!疯女人没弄清楚就下狠手,简直就是一精神病院出来的!

    “哦?你老公是谁啊?叫什么名儿啊?”

    “楚祁你应该认识吧,他就是我老公。”

    慕珏急忙吼出声,害怕说慢了这疯女人又抽自己。可老天就是不让她如意。安灿灿听后哈哈大笑,“楚祁?你老公是楚祁?哈哈哈……你脑子有病吧?整个北京城谁不知道啊,楚祁的老婆是白婉婉。你?你老公是楚祁?别笑掉人大牙了!你这个撒谎精,看来不给你整点儿狠的,你是不会说实话了。你们,过来好好照顾照顾人家。”

    那疯女人的话音刚落,彪形大汉们就上前对慕珏拳打脚踢,那儿疼打哪儿。安灿灿看来是个惯犯,对法律知识也了解不少,不给人整强奸,毁人清白这一套,就是让她受点儿伤。就算是到时候事发败露,当事人追究法律责任,充其量也就算个恶意伤人,找找关系,意思意思教育教育也就算了,和强奸犯比差远了。

    “咚,咚,咚,嘭。”慕珏全身都在被攻击,外力的打压让她感觉五脏六腑都受到了挤压。她用力抱住脑袋,争取被让人伤到要害部位,不然到时候冤死的可是她。

    “我警告你,别再靠近唐生,不然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你给我记住了,唐生的女人叫安灿灿,也只能是我安灿灿!”

    安灿灿得意洋洋的看着她的杰作,不让你受点儿皮肉之苦你就不长记性,看你还敢不敢缠着唐生。一直到慕珏出气多进气少了,安灿灿才慢悠悠地让那些男人们停下来。

    “好了,今儿个先到这儿。臭婊子,今天就放过你,要是还敢勾引我男人,可就不是教训一顿这么简单了。”

    安灿灿用她的尖尖的高跟鞋尖儿用力地踹了慕珏一脚才结束了今天的战斗,不,应该说是单方面的毒打。冷冷地看着慕珏嘴里流出的血,看着她疼的全身蜷缩在一起,安灿灿才感觉到无比的畅快。

    “走!”

    安灿灿趾高气昂地带着手下们离开了,女王的样儿扮演的十足十,一点儿也没意识到她即将大祸临头。

    慕珏看他们上了车离开了,才用自己满是血污的手慢慢地挪着,去拿自己的包,因为她的爬动,地上留下了一条血印子。

    好不容易拿到了自己包,她颤抖着双手,用尽全身的力气,翻出手机给楚祁打电话。

    “嘟^^嘟……喂?”

    “楚祁……快来……救我……救我……”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