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是谁?”

    楚祁冷冷地打断李新的语无伦次,他不想听废话,他只想知道是哪个王八羔子敢这么对她!

    “安灿灿……就是唐生的未婚妻,安均的宝贝小女儿安灿灿。”

    安家,是北京城里著名的红二代,安均更是军事委员会中举足轻重的人物,也是军区一把手的候选人之一。安灿灿仗着安家在北京地位,还有和唐家的关系,一向我行我素,横行霸道,安家一路护卫摆平她惹出的各种小麻烦,典型一被宠坏的小公主。以前没招惹到他也就罢了,这次敢招惹他的人,可就没那么容易摆平了!

    楚祁深邃的眼迸出冷光,安灿灿?好!

    “把梁山叫过来,我要去拜访一下安老爷子!慕珏,醒了通知我。”

    啥?要去拜访安老爷子?拜访是假,算账是真吧!李新瞪大了眼睛,对于楚祁的决定很是惊讶。

    “梁参谋早就等在外面了。可是……祁哥,你真的要求安家吗?要不还是等唐生过来了说清楚吧,毕竟有可能……”

    “是误会”话没说完就被楚祁给瞪了回去,那杀人的小眼神儿,他可承受不住。李新缩了缩肩膀,把没说完的话硬生生咽了下去。他没想到这刚认识没几天的小嫂子在楚祁心中有这么重要的地位,竟然为了给她出头,不惜动用非常手段。

    楚祁在军中可是有楚老虎的称号,把老虎惹毛了,要承受什么样的后果……不用想都知道!这安家惹谁不好,偏要惹楚老虎的人,现在就等着接受惩罚吧!

    楚祁轻轻地摸了摸慕珏的脸,给她掖好了被子,细心的叮嘱了护士的一些注意事项。

    “照顾好她。”

    “是,首长!”

    楚祁又看了慕珏一眼,见她安然的睡着,这才往外走去。

    “首长好。”

    走到军车旁,早就等在那里的梁山立马给楚祁行了个标准的军礼,动作干净利落。

    “嗯,直接去安家!”

    “是!首长!”

    梁山不敢有丝毫的停顿,听到吩咐,立马踩下油门开往安家。楚祁坐在车上沉着脸,一言不发。梁山不明所以,见楚祁一脸严肃,更是大气儿不敢喘。车里明明开着空调,梁山却被冻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跟了楚祁这么长的时间,从来没见楚祁发这么大火。

    究竟……

    出什么事儿了?

    车稳稳地开进了安家的大门,停在了院子里。楚祁下车,和迎面而来的安家老管家打了个照面儿。

    “楚二少爷,你过来了。”

    老管家笑着看着面前长身玉立的年轻人。

    “周叔,我找安老。”

    “楚二少爷,你请回吧,白老已经休息了。”

    “我不想说第二遍。”

    楚祁冰冷的态度,周身的冰渣子让老管家的笑僵在了脸上。

    楚祁没再理老管家,径直往里走去。熟练地找到安老的书房方向,到门口就看到安老正在写软笔。安老已经须发皆白,年过古稀,可手下笔走龙蛇,毫不含糊。

    “小祁啊,做事情,还是要稳重,切忌鲁莽。”

    眼睛都没看门口,只盯着手下的字。虽然中途有人打扰,可写下的忍字,却是笔法锋利,收放自如。安老很满意自己的作品,展开脸上的菊花,笑了。

    “安老,我这次的来意,想必您已经清楚了。”

    楚祁左手托着军帽,大步流星地走到安老的面前,看着桌上的字,嘴唇勾了勾,心中冷哼,老狐狸,想敲山郑虎?晚了!拔了老虎头上的毛,还想全身而退,不可能!

    安忠国抬起眼皮看了楚祁一眼,慢悠悠地收起毛笔,拿起旁边的湿毛巾擦了擦手。目光犀利地看着楚祁,“小孩子家玩儿,你不会放在心上吧?”

    安灿灿那成年女人还算小孩子?只比他小四岁,还算小孩子!那这样的小孩可不能就这么放着让她祸害人间。欺负了他楚祁的人,还想让他放过他,不好意思,他不是软柿子,是个硬茬!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