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安老,她欺负的是我楚祁的妻子!”

    楚祁没有正面回答安老的话,但他眼中迸发的冷意与全身释放的强硬态度已经表达他对这件事的态度。安均看见楚祁态度,有些微愣。

    他没想到小女儿惹到的人在楚祁心中的地位竟然这么重,看楚祁的态度,估计是不能善了。楚祁的为人,他是知道的,平时很是低调,在官场上也不乱站队,可就是不能惹毛他,不然他就不是那好说话的低调样儿了。

    灿灿这件事儿,就算是为了安家在京城的地位,为了安家的威信,也不能让人随便处置了自己的小女儿,不然他安家岂不是颜面扫地?

    想他安均戎马一生,老了老了,可不能让小辈儿损了他的脸面。活到他这把岁数,金钱已经不是他所追求的了,重要的是地位,是权威,是他的脸面!看楚祁的表现,自己的脸面估计要楚祁轻易地给事不行了。安均心里思量着得失,想着对策。

    “小祁啊,灿灿这事儿确实是她做的不对,这里我就先说声抱歉了。灿灿她从小身子骨儿就不好,又是我的老来女,难免偏爱了些,就养成她今天的霸道性子。你啊,就给我个面子,甭跟她计较了。”

    甭计较?敢情打的是别人他不心疼,可自己心疼!他都到这儿来了,跟他谈谈甭计较!可笑!

    “安老,请她出来吧。”

    安均见他一意孤行,完全听不进自己的劝说,心下恼恨。小年轻真不知事儿,他都放下身段儿了,给了他天大的面子,还不顺杆儿爬下来!难不成还要上纲上线的不成?

    “小祁啊……”

    “爸,我回来了。我给您买了好东西,您看看,是您最喜欢的哦。”

    安均正要再说说楚祁,就被突然进来的安灿灿打断了。安灿灿手里拎满了东西,声音娇甜的让人能长满鸡皮疙瘩,含糖量高的吓人。见安灿灿娇笑着的傲娇小模样儿,楚祁深邃的眼眯了眯,好样儿的!正主儿终于来了!

    “灿灿!没看见我正在会客吗?”

    安灿灿进门放下手里提的大包小包,转眼就看到了浑身冰凉的楚祁,那眼神儿,能活剐了她。

    “楚祁?你怎么来我家了?可真是稀客啊!难不成……是为了缠着我家唐生的丑女人吧?”

    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找死!安灿灿一句丑女人算是给楚祁这把枪上了膛!安均见自家女儿那白痴样儿,恨不得直接把她扔出去!

    “安老,我们家老爷子从小就教导我们不能惹事,但也不能怕事儿。人要是犯我了,就要百倍尝之!”

    楚祁瞪着安灿灿,声音就像是地狱传过来的一样,安灿灿吓的小脸儿雪白,眼睛瞪的大大的。

    “安老,您是我爸一起从战场上下来的,就公平对待吧。”

    说完,跨到安灿灿面前,抽了安灿灿两巴掌,她的脸霎时就肿了,本以为就算完了,可接下来的半分钟,才是主菜!楚祁手一劈,抬腿往她身上踢去,“咔嚓”一声,骨头断了,那声音让楚祁愉悦的勾起了嘴角。

    安老的书房里一阵阵惨叫声不绝于耳,安灿灿捂着肚子,侧躺在地上,连哭的力气都没有了,只小声呻吟着,“哎呦……哎……”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