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慕珏没有看到楚祁的纠结,以为他和自己一样很尴尬,就赶紧的速战速决,争取早点结束这尴尬的一刻。

    “我……可以了……”

    慕珏喏喏的说了声,楚祁连忙给她套上裤子,上一轮的战斗还在持续,又来一回引诱,小祁祁彻底爆发了。

    “我要!我要解放!我要解放!”

    小祁祁的呐喊让楚祁蛋疼的紧!

    迅速的给她提上裤子,抱起慕珏,小祁祁还在坚挺着,他走路都有点不自然,慢腾腾地挪着。下面的帐篷太大,又不敢用力抱着人家,这一上一下的,小女人的软臀就有一下没一下蹭着小祁祁。

    慕珏虽然没有经历过,但荤段子可听过不少,一挨上她的知道了啥回事儿了,尴尬啊!

    我去!

    楚祁……你要不要这么鸡冻?!

    竟然在这时候支帐篷?求别闹!

    几步的距离硬是让两人都感觉到了漫长,回到病床上,她看到楚祁的喉结动了一下,这一幕震惊了她的小世界……

    他看到她小脸蛋儿通红,他只觉得更热了,额头上的汗流的更猛了。两人相对无言,空气中的煽情因子飘荡着……

    “嘟嘟嘟……”

    传来的敲门声驱散了两人的尴尬因子,李新捧着一束鲜花迈进门来,依旧是一脸温柔的笑。

    “小嫂子,我来看看你。”

    慕珏对于李新的降临简直是感激涕零,刚刚太尴尬了!比起唐生来,李新她还是印象不错的。他给人感觉比较轻松,如清风拂面。而唐生身上从骨子里冒出来的纨绔味儿,让她避之唯恐不及。

    “你很闲?”

    楚祁坐到旁边的凳子上,翘起二郎腿以掩饰自己的“激动”,即便内心躁动无比,表面上该怎样还怎样,完全看不出什么。李新眉头一挑,瞥见好兄弟耳尖的暗红,他别有深意的一笑。再看看慕珏脸红的能滴出血来,他明白过来了,敢情这两夫妻正要上演少儿不宜的画面呢!嗯,这趟来的值!

    “再忙也要来看小嫂子。嫂子,这是给你的花儿。”

    说着就把花插到了桌子上的花瓶里,鲜花很是新鲜,看的人心情明媚不少,李新说的话更是不要钱似得抹蜜,让慕珏感到有些娇羞。

    “谢谢。”

    按理说,这是看望者和被看望者之间的正常交谈,可在楚祁看来就是不舒服,再看慕珏那娇羞的小模样儿,他心里就咕噜咕噜的冒酸水儿。

    “那人看到了,你可以走了。”

    这话说的,慕珏和李新都是一愣。李新噗嗤一声笑了。慕珏一想这人好心好意来看自己,来了就立马赶人,貌似不太好吧。李新想的是总算抓住了总算抓住了楚老虎的小尾巴。

    他本以为楚祁对这个闪婚来的媳妇儿并不在意,没想到事实远不是他所想的那样。

    “我都过来了,事情就放着吧。哦,告诉你个事儿,安灿灿就在你楼上住着呢。”

    楚祁鹰眼一眯,寒光扫向李新,让他别咸吃萝卜淡操心。该说的说,说完赶紧滚。可李新是什么人儿,有着埋汰楚祁的机会,怎么么能就这么放过,怎么也要过过嘴瘾。

    这就是传说中的损友!

    “安灿灿?那天看她还活蹦乱跳的,怎么也蹦跶到医院来了?”

    慕珏一脸懵逼,心想,把自己揍进医院,罪魁祸首接着就跟进来,是发生了什么自己不知道的惊天动地的大事儿?

    “嘿嘿……这就要问祁哥了。”

    她抬眼看向楚祁,刚想张嘴,楚祁的电话响了,是梁山。

    “首长,老爷子让您回老宅一趟,现在。”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