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而待在原地的陆廷深,仿佛被人点穴了那般。

    站在原地,看着那远去的背影。

    心,莫名地空了。

    盛京集团,总裁办公室。

    陆廷深沉着表情,安静地坐在他的专属椅上,深邃的眸光微眯,看不清情绪。

    “……苏恋雪小姐知道一切,而且也是苏恋雪小姐将夫人关在医院……”助理一边说着,一边打量着陆廷深的表情。

    “出去!”半响后,沉默着的陆廷深才冷声开口。

    助理的心里顿时松口气,连忙退出总裁办公室。

    一切忽然间变得安静,陆廷深坐着未动一下,仿佛在沉思。

    苏恋雪待在别墅里,心烦不已。

    为什么她会感觉廷深哥哥在疏远她。

    就在她忐忑不安时,陆廷深从外走进来。

    让原本呆愣中的苏恋雪猛然回神。

    见到陆廷深,她连忙跑了过去。

    “廷深哥哥。”

    陆廷深表情一怔,不过还是将投还送抱的苏恋雪抱了个满怀。

    埋在他的胸膛,苏恋雪微微摇头。

    见她似乎闷闷的,陆廷深带着她走到沙发上坐下。

    “用过午餐了?”

    苏恋雪抬头看他,微微摇头:“我不想吃。”

    陆廷深潜意识地皱眉:“为什么?”

    苏恋雪忍不住瞥嘴:“我在想廷深哥哥为什么还不向我求婚?”

    在国外长的的苏恋雪,为人直接。

    这短时间她一直等着陆廷深的求婚,可是他迟迟未行动,让她有几分着急。

    不知道他是不是因为闻人暖的事情,才没有向她求婚。

    可不管怎么样,她一定要嫁给他,成为他的妻子。

    所有等不了的她主动提出。

    陆廷深双眸微眯,打量着她。

    他的眼神过于深邃,让苏恋雪莫名地紧张。

    “你……你干嘛这样看着我?”

    “……没什么。”陆廷深收回目光,抿唇:“过段时间吧,现在是非常时期。”

    苏恋雪的小脸瞬间变得苍白:“廷深哥哥不喜欢我了?”

    说道此,她的双眼不觉地红了。

    见她如此,陆廷深无奈地叹息一声。

    最后还是伸出手去揉揉她的细发。

    “别乱想,我只是不想将你推倒舆论的风浪口。”

    话落,陆廷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朝楼上走去。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苏恋雪的眼泪终于还是忍不住滑落。

    三年后

    “盛京集团总裁陆廷深先生被荣誉为A是最为年轻的企业家,在他的带领下,盛京集团在短短三年的时间里,成为了世界前五十强企业……”

    啪,电视被关掉,隔绝了里面的报道。

    拿着外套,闻人暖面无表情地走出了租住公寓。

    上个月冉兮已经和苏彦尘去了米兰,现在公寓就她一个人住,感觉空落落的。

    所以除了睡觉,她一般不会一个人待着公寓。

    就算待着公寓,她也会将电视从早到晚地开着。

    可是,今天似乎连电视都让她觉得烦。

    索性,出去走走。

    来江镇有一段时间,这儿离A市很近,近到她都可以闻到A市的气息。

    嘀嘀……突然一辆豪华轿车停在身旁。

    发呆的闻人暖在此刻回神,转而看向车子。

    只见,车门被打开,熟悉的俊脸出现在眼前。

    她双眸中透过一丝惊喜,接着嘴角轻扬。

    “牧野,你真是神通广大。”

    牧野俊站在车子对面,深邃的目光打量着闻人暖,接着挑眉点点头。

    “不错,四肢健全。”

    闻人暖轻笑,无奈地摇摇头:“夸人不是如此夸的,牧野先生。”

    “抱歉,我的中国话还在练习中。”牧野俊做出自己也浅笑起来。

    原来严肃的俊脸因为那抹笑变得柔和几分。

    “为什么回来?”

    闻人暖一怔,随即撇开了目光:“很抱歉,没有事先告诉你。”

    她是在牧野外出办事,悄悄从国外回来的。

    “你知道我要听的解释不是这个,暖。”

    牧野微微蹙眉:“暖,你回来是代表你决定去面对过去吗?如果是这样,那你怎么不直接回A市,而是待在这个小镇?”

    “牧野……”闻人暖表情忽然间变得平静:“我……明天将回A市。”

    A市,拍卖会现场

    主持人站在台上,目光看向台下众人。

    “接下来,我们将拍卖的是一栋豪华别墅……”

    侍者拿着别墅的展示图站在台上,主持人一一介绍着。

    “起价一百九十万。”

    “两百万!”

    “三百万!”

    “三百五十万!”……

    台下的人开始叫价。

    助理看着大家如此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