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我点了根烟和亮哥坐在宋凯给我新置办的红木沙发上抽着,还别说,到底是红木的,坐着就是有感觉,当然这是我心里作用,不过这样的高档红木沙发到底是上档次。

    亮哥笑骂了我一句没有出息,我正和亮哥聊着天呢,突然亮哥指着我的脸上,有些急切的指着我,问我脸上什么情况。我看亮哥不像是逗我玩的样子,连忙问亮哥怎么了。

    亮哥说我的脸上有些发黑,尤其是被挠了的地方,已经黑的有些发亮了。我连忙跑到洗手间里,对着镜子一看,果然如亮哥所说,我虽然不是很白,但是脸上的肤色却从来没有这么黑过,而且被挠的地方竟然隐隐黑的有些发亮,我心里不禁发凉,难道我又中了降头,那个女人到底什么身份,竟然会给我下降头!

    我对着镜子照着,心里不断的回忆我见到张溪和她闺蜜的过程,一遍一遍的筛选着场景,却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的样子,可是为什么我的脸上竟然变成了这样!我正想着,亮哥走到了我的身后,跟我说纪颜,要不咱们赶紧给古德法师打个电话吧!

    我想了想也是,可是古德法师在中国并没有手机号,我连忙把电话拨打给了陈红,陈红听完我的描述后,连忙说她们马上回来,让我在店里等着哪里也不要去,还说让我不要担心,也许是过敏呢!

    我知道陈红是在安慰我,过敏哪有脸上发黑的症状。不过我也很感动,说让她们不要着急,开车的时候注意安全,然后我就挂断了电话。亮哥让我先洗把脸看看能不能消除掉,我洗了脸后发现还是发黑,并没有消除。

    亮哥拉着我坐在沙发上,询问我到底是怎么弄得,我便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了亮哥。亮哥听完我的话后,顿时火冒三丈,就要让我把地址告诉他,他要去找那个女的算账。

    我见亮哥的火爆脾气被点燃了,连忙让亮哥先消消气,等古德法师回来看看什么情况,再去找她们算账也不迟。亮哥听我这么说,强行忍住怒火,跟我说应该没什么大碍,何况还有古德法师在呢。

    我焦急的坐在沙发上等着古德发誓回来,现在的我也感觉不到红木沙发的舒服了,心情烦躁的我甚至感觉这个沙发有点各种僵硬,亮哥看着我浑身不自在的样子,忍不住的感觉好笑,让我不要这样激动,应该没有什么大碍。我心想,但愿没什么大碍吧,不然万一又要喝童子尿啥的就惨了。

    过了一段时间,反正我感觉是很久,因为我现在实在是心烦意愿,古德法师他们一行人回来了。我见古德法师穿着一身红色的唐装走了进来,心想这应该是宋凯买的吧。然后跟进来的是陈红,我见陈红还穿着她之前的那件连衣裙,不禁心想还是陈红不受诱惑,是个汉子。可是陈红进来后,杰哥在后面拎着的全是女性大牌的袋子,我顿时感觉我有些交友不慎。

    不过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连忙跑到古德法师的身前,拉住古德法师的手问他我的脸是怎么回事。陈红见我黑炭一般的脸,噗嗤一声笑了,说我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